<big id="p71ll"><strike id="p71ll"><span id="p71ll"></span></strike></big>

      <pre id="p71ll"><ruby id="p71ll"><ol id="p71ll"></ol></ruby></pre>
      <pre id="p71ll"><ruby id="p71ll"><ruby id="p71ll"></ruby></ruby></pre>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strike id="p71ll"></strike></pre>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pre>

        <track id="p71ll"><ruby id="p71ll"></ruby></track>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ruby id="p71ll"></ruby></pr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乳腺癌免疫治療

            三陰乳腺癌免疫治療,三陰乳腺癌新藥,三陰乳腺癌免疫療法(PD-1/PD-L1)新藥力挽狂瀾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0-10-26乳腺癌免疫治療74797

              三陰乳腺癌免疫治療,三陰乳腺癌新藥,三陰乳腺癌免疫療法(PD-1/PD-L1)新藥力挽狂瀾

              無進展生存期延長一半、客觀緩解率53%,免疫療法是怎樣改變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療標準的?

              三陰性乳腺癌指雌激素受體(ESr或Er)、孕酮受體(Pr)、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基因(HER2)表達均為陰性的乳腺癌亞型。此類患者難以從內分泌治療和HER2抑制劑治療中獲益,全身治療方案曾經一度主要依靠化療。

              也正是因此,與能夠使用靶向藥物和內分泌藥物的其它類型乳腺癌相比,三陰性乳腺癌、尤其是無法接受手術治療或已經發生了轉移的晚期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生存情況并不容樂觀,中位生存期僅約1年。

              而三陰性乳腺癌本身惡性程度高、侵襲性強、極易發生轉移,即使是能夠接受手術Ⅰ~Ⅲ期的患者,三陰性乳腺癌發生復發或轉移的風險也要高于其它類型的乳腺癌。有研究表明,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發生臟器轉移、肺轉移和腦轉移的風險要高于其它類型患者,一直是乳腺癌治療中的難題。

              化療:曾是最重要也最肯定的治療手段,但療效難以滿足患者期望

              化療曾經是三陰性乳腺癌唯一的治療手段,但療效并不理想。根據多項研究的結果,采用鉑類藥物單藥治療晚期或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患者,整體緩解率僅約10%~25%,無進展生存不足3個月,總生存期僅9~12個月。

              而使用其它類型化療藥物,如紫杉醇類或多西他賽、卡培他濱等藥物治療,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約4~6個月左右,同樣不理想。

              但也有部分研究取得了較好的結果,一項來自中國的研究結果顯示,含鉑聯合化療方案的療效稍高,一線治療患者的整體緩解率可以達到63%,中位無進展生存10.9個月。

              但整體來說,僅僅依靠化療,并不能滿足患者的生存期望。

              靶向治療:HER2抑制劑無用,其它靶點抑制劑仍在研發

              由于其特點,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無法像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一樣從HER2抑制劑藥物的治療當中獲益,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嘗試其它類型靶向藥物的治療。

              01、PARP抑制劑:約10%患者可能獲益

              PARP抑制劑主要用于BRCA1/2突變陽性的患者。BRCA1/2突變是乳腺癌的主要風險因素之一,會使乳腺癌的發生風險增加到60%~70%,在三陰性乳腺癌患者中的檢出率約為10%左右,目前主要藥物包括奧拉帕利、他拉唑帕利等。

              奧拉帕利:無進展生存7.0個月,緩解率59.9%

              研究顯示,奧拉帕利治療CRCA1/2突變的轉移性乳腺癌中位無進展生存期7.0個月,客觀緩解率59.9%,中位總生存期19.3個月;采用單藥化療,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4.2個月,客觀緩解率28.8%,中位總生存期17.1個月。

              目前,奧拉帕利已經獲批用于治療BRCA突變陽性、HER2陰性的轉移性乳腺癌患者。

              他拉唑帕利:無進展生存8.6個月,整體緩解率62.6%

              研究顯示,他拉唑帕利治療BRCA1/2突變的晚期乳腺癌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8.6個月,整體緩解率62.6%;采用單藥化療,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5.6個月,客觀緩解率27.2%。

              目前,他拉唑帕利已經獲批用于BRCA突變陽性、HER陰性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乳腺癌。

              02、抗Trop-2 ADC類藥物:陽性表達率高達90%以上,已有藥物獲批

              TROP2是一個新興靶點,最常見于三陰性乳腺癌,表達陽性率高達90%以上。目前,首款也是唯一一款獲批上市的抗Trop-2 ADC藥物為Trodelvy,于今年4月獲批用于復發或難治性三陰性乳腺癌患者。

              Trodelvy:整體緩解率33.3%,緩解持續7.7個月,已獲加速批準

              在一項針對108例至少接受過2次全身性治療方案的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的研究中,采用Trodelvy治療的患者整體緩解率為33.3%,中位緩解持續7.7個月;在對Trodelvy治療有反應的患者中,55.6%的患者緩解持續時間達到了6個月或以上,16.7%的患者緩解持續了12個月或以上。

              目前Trodelvy已經獲批用于治療接受過2次或以上全身治療方案的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成年患者。

              免疫治療:PD-L1抑制劑"力挽狂瀾",約20%患者可獲益

              PD-L1與PD-1是一對配體,分別表達與T免疫細胞和其它體細胞(也包括癌細胞)上。這對配體結合,能夠起到抑制T細胞功能的效果,因此通過PD-1或PD-L1抑制劑“堵住”這個靶點,能夠增強機體免疫系統對于癌細胞的殺傷能力。

              PD-L1高表達的患者在三陰性乳腺癌患者中約占20%,具有很強的治療潛力。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藥物在三陰性乳腺癌的治療中,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01、阿特珠單抗:無進展生存7.4個月,緩解率53%,新輔助治療適應癥正在招募患者

              2019年3月8日,FDA批準了阿特珠單抗的三陰性乳腺癌適應癥,聯合紫杉醇化療用于治療局部晚期或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患者,患者腫瘤浸潤淋巴細胞的PD-L1表達水平需≥1%。

              該批準基于IMpassion130(NCT02425891)試驗的結果,共納入902例無法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患者。

              其結果顯示,接受阿特珠單抗+紫杉醇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7.4個月,客觀緩解率53%;接受安慰劑+紫杉醇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4.8個月,客觀緩解率33%。

              除了晚期患者的治療,阿特珠單抗用于可手術切除的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的新輔助治療適應癥也在研究中。新輔助治療指在實施局部治療方法(如手術治療或放療)前所進行的全身治療方案。

              早期患者通??梢酝ㄟ^局部治療方案治愈,而晚期患者已經失去了根治的機會,因此通常情況下,適合接受新輔助治療的患者主要為Ⅱ~Ⅲ期的中期患者,在縮小腫瘤病灶后,有接受手術治療或放療的機會。

              歷史上,新輔助治療的“重擔”通常是由化療來承擔的。但近些年,隨著靶向治療與免疫治療的發展,靶向藥物與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藥物也紛紛“投身”于這一領域,并開始嶄露頭角。

              目前,阿特珠單抗新輔助治療非轉移性、可手術治療的Ⅱ~Ⅲ期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的研究正在招募患者,符合標準的患者可以將基因檢測報告、診斷報告電子版或清晰照片發送至doctorjona0404@gmail.com接受評估。

              02、派姆單抗:新輔助治療臨床完全緩解率64.8%

              除阿特珠單抗以外,派姆單抗也有志于治療這種“最毒乳腺癌”,已經申請了三陰性乳腺癌新輔助治療的適應癥。

              目前已經公布的數據顯示,在新輔助治療期間,無論PD-L1表達水平如何,采用派姆單抗+化療的新輔助治療方案,患者臨床完全緩解率為64.8%,顯著高于僅采用化療的51.2%,并能夠將新輔助治療期間疾病進展和輔助治療期間疾病復發的風險降低37%。

              腳下道路雖坎坷,前途依舊有光明

              除了上述藥物與研究,許多針對其它靶點的藥物也有治療三陰性乳腺癌的潛力。

              相比起其他亞型,EGFR在三陰性乳腺癌中的陽性率更高,約為37%;PIK3CA突變可能見于9%的三陰性乳腺癌患者;CDK4/6也是有潛力的治療靶點之一。即使錯過了HER2抑制劑和雌、孕激素受體抑制劑,三陰性乳腺癌患者也仍然有希望獲得有效的治療。

              當然,這些靶向藥物的研究也并非一蹴而就的。三陰性乳腺癌的治療在曲折中前行,仍待更加深入的研究,為患者帶來真正的希望。

            1. 添加醫學顧問微信,掃描?二維碼

            2. 備注【癌種】入群



            患者咨詢電話:400-666-799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