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p71ll"><strike id="p71ll"><span id="p71ll"></span></strike></big>

      <pre id="p71ll"><ruby id="p71ll"><ol id="p71ll"></ol></ruby></pre>
      <pre id="p71ll"><ruby id="p71ll"><ruby id="p71ll"></ruby></ruby></pre>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strike id="p71ll"></strike></pre>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pre>

        <track id="p71ll"><ruby id="p71ll"></ruby></track>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ruby id="p71ll"></ruby></pr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乳腺癌免疫治療

            三陰乳腺癌免疫治療成功案例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0-10-29乳腺癌免疫治療79049

              三陰乳腺癌免疫治療成功案例

              1986年, 時年51歲的布倫達·貝希托德(Brenda Berchtold)被確診患有三陰性乳腺癌,當時她的治療選擇很有限:手術,放療和化療是金標準。從那時起,情況逐漸發生了變化,布倫達現在正用著一種最新的藥。

              三陰乳腺癌患者布倫達·貝希托德

              這就是最好的禮物。

              它被稱為阿特珠單抗(也稱為MPDL3280A,由Roche / Genentech制造),屬于檢查點抑制劑的免疫療法。

              Brenda在其醫生Leisha A. Emens博士的推薦下于2013年參加一項臨床試驗,從而獲得了該藥的使用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University of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of Medicine)的研究人員也恰好是該研究的首席研究員。參加試驗后,她的腫瘤已明顯縮小。

              如下是一段對布蘭達的采訪:

              最初被確診是什么情況

              布倫達:1986年,那年我22歲,結婚才3年。我發現一個小腫塊,去醫院,確診是三陰性乳腺癌。

              那時候您的醫生告訴您有關該診斷的什么信息?對您的治療意味著什么?

              布倫達:嗯,那段時間很艱難。醫生告訴我的丈夫(不是我)這是一種非常惡性的癌癥,得想辦法治療。我進行了根治性全切除術和放療。然后緩解了七年時間。然后有復發了,做了化療。

              做化療時候什么情況

              布倫達:掉頭發。感覺很不好。好幾輪化療,因不斷復發。我知道化療不能一勞永逸,還會再復發的。

              從您首次被確診以來已經有好幾年了,您是怎么開始參與免疫療法試驗的

              布倫達:從2007年到2012年,大約五年時間里,我一直在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的西賓醫院做化療和臨床試驗,但效果一般。因此,我的主治醫師Antonios Christou博士建議我去更好的醫院。然后我就去了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求助于雷莎·埃曼斯醫生。

              您何時開始服用抗PD-L1藥物,您的醫生怎么說的

              Brenda:2013年,Emens博士說PD-L1藥物能激活T細胞抵抗癌細胞。雖然可能有風險,但我別無選擇,唯有一試。我接受兩次劑量后,影像顯示腫瘤減少了70%。

              那很棒啊,聽到這個消息,您心情是怎樣的

              布倫達:我說:“天哪。真的假的?我中彩票(笑)啦。” 這就如同我人生中收到的最好的禮物。然后接下來的16個周期,一切OK。

              你現在停藥了嗎

              布倫達:我停藥已經快一年了。但又了。左側還有一個淋巴結節。因此,我得以重新開始。

              即使癌癥已經進展,他們仍允許您重新參加試驗

              布倫達:是的,他們給了我一個時間區間,在這個時間內我可以再參加。

              現在病情怎樣

              布倫達:很棒。淋巴結和腫瘤縮小了近63%。

              總體而言,就副作用而言,與化學療法相比,您怎么說呢

              布倫達:哦,我感覺化療好90%。不掉頭發。很少惡心。輕微疲勞,不嚴重。我的副作用是主要甲狀腺問題。他們使用Synthroid來解決這個問題。

              誰在您的支持團隊中

              布倫達:我的丈夫,父母,以及我所有的家人和朋友。我們很年輕就結婚了,他。他一直在我身邊100%支持我。

              參與臨床試驗感覺如何

              布倫達:哦,太棒了。我參其中拯救自己又能為將來的病友們做些貢獻,……感覺自己也很了不起呢。

              您有什么想對其他處于臨床試驗狀態的患者說的呢

              布倫達:我想說,如果那是您生存的唯一機會,那就去做吧,沒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如果可以的話,請嘗試使用免疫療法藥物,至少我的治療效果非常好。而且也不要放棄。我在巴爾的摩有一塊寫著“希望”一詞大牌匾。

              您是怎么做的拿得起放得下的

              布倫達:我是熱愛生活,我的家人伴我度過了難關,我有個目標??粗⒆觽儚男W到大學再到...這是我保持動力的原因。

              https://www.cancerresearch.org/immunotherapy/stories/patients/brenda-berchtold

            1. 添加醫學顧問微信,掃描?二維碼

            2. 備注【癌種】入群



            患者咨詢電話:400-666-799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