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p71ll"><strike id="p71ll"><span id="p71ll"></span></strike></big>

      <pre id="p71ll"><ruby id="p71ll"><ol id="p71ll"></ol></ruby></pre>
      <pre id="p71ll"><ruby id="p71ll"><ruby id="p71ll"></ruby></ruby></pre>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strike id="p71ll"></strike></pre>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pre>

        <track id="p71ll"><ruby id="p71ll"></ruby></track>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ruby id="p71ll"></ruby></pr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國際會診

            晚期結直腸癌命懸一線?!中美專家聯合會診打開希望之門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1-11-29國際會診7388

             當國內的治療幾乎已經到了“天花板”,如果連最好的團隊都無法控制不斷進展的病情,是否意味著生命真的走到了盡頭?還有其他更好的治療方案嗎?

             

            45歲,面臨人生最艱難的挑戰

             

            45歲的W女士家庭幸福,事業穩定,兒子也考入了理想的大學,就在W女士覺得自己的人生很美滿的時候,不幸降臨了。

             

             

            2020年1月,W女士因腹部不適做了腸鏡檢查,發現距肛門12-15cm處竟然有腫瘤病灶,確診為直腸癌。而血液的腫瘤標記物CEA檢測還正常,發現的還算比較早。

             

            W女士馬上前往國內消化道領域享負盛名的腫瘤醫院進行治療,三次XELOX方案新輔助化療后,5月份,W女士順利接受了直腸癌根治術,術后恢復良好。這已經比很多沒有機會接受手術治療的晚期患者幸運很多。

             

             

            然而事情并沒有想象中順利,術后沒多久就發現W女士存在肺轉移,于是馬上進行了化療及化療靶向的治療方案,但可怕的是,各種治療方案都無法阻止癌癥的瘋狂蔓延,復查發現W女士手術吻合口的病灶復發,并且還出現了雙側附件轉移,盆腔多發淋巴結轉移,醫療團隊又進行了雙側卵巢及局部腸切除手術。

             

             

            術后大家不敢掉以輕心,接著進行了6周期的化療,終于在2021年,復查結果顯示,病灶穩定下來了。

             

            2021年5月,噩夢開始了,病情再次進展,更換了各種靶向(呋喹替尼,瑞戈非尼等),化療方案,病情仍在不斷進展,腫瘤轉移到肝臟,脾臟,不斷侵蝕著W女士,發音困難,手足綜合征3級,腹痛,乏力,飲食差,體重下降。。。W女士經歷了這一生最絕望的時刻!

             

             

            在國內的治療幾乎已經到了“天花板”,如果連最好的團隊都無法控制不斷進展的病情,是否意味著生命真的走到了盡頭?還有其他更好的治療方案嗎?

             

             

             

             

            向美國專家“求救”!中美專家聯合診療方案打開希望之門!

             

            W女士的家人沒有放棄任何希望,跟國內專家團隊溝通了希望邀請美國專家會診想法,國內的專家也十分認同與美國專家共同討論更好的治療方案,如果會診后的治療方案能在國內實施就更好了。

             

            最終W女士選擇了Marwan G. Fakih教授,他是美國西部腫瘤NO.1的希望之城的胃腸癌中心聯合主任、臨床研究中心醫學主任,多次被“Castle Connolly”評為“美國頂級醫生”之一,對于結直腸癌的治療具有豐富的經驗和前瞻的臨床治療決策。

             

            北京時間2021年8月31日早上8:00,通過全球腫瘤醫生網遠程會診系統,W女士的家屬,國內的專家,Marwan G. Fakih教授,專業的醫學翻譯準時上線討論W女士的下一步治療方案。

             

            令大家沒有想到的是,Fakih教授完全沒有國際大牌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上來親切的跟大家打招呼,之后又耐心的將他收到的病歷情況跟大家一一確認,看是否有紕漏和需要補充的情況。

             

            因為國內專家已經有初步的治療方向,并且對Fakih教授也非常熟悉,于是直接跟Fakih教授確認是否可行。

             

            國內的專家認為患者目前一般情況好,下一步選擇TAS102 聯合貝伐單抗,是否可行?

             

            Fakih教授說,如果在美國,我們會使用 TAS102+貝伐單抗,或者奧沙利鉑+ 5-氟尿嘧啶+貝伐單抗,或者奧沙利鉑+卡培他濱+貝伐單抗進行治療。因為患者已用過奧沙利鉑,我會優先推薦 TAS102+貝伐單抗。

             

            除此之外患者家屬還問了幾個比較關心的問題:

            1.關于臨床試驗

            由于患者已接受過 5-6 種不同的治療,腫瘤很可能出現耐藥性,在這種情況下,1 期臨床試驗出現腫瘤顯著縮小的概率不超過 5%。

             

            2.患者是否適合CART 治療?

            中國有一項針對 7 名患者的小型 CAR-T 研究,以結腸癌標志物 GUCY2C 為靶點。美國沒有這種類型的 CAR-T 治療。該研究發現,2-3 例患者出現部分緩解和疾病穩定。目前暫無充足數據表明 CAR-T 治療對結直腸癌有效。

            3.樂伐替尼+派姆單抗是否可行?

            針對患者情況,使用免疫療法是存疑的。組合免疫療法有很多,包括樂伐替尼+派姆單抗,納武單抗+瑞戈非尼,中國也有其他類似組合。然而,我們發現對于微衛星穩定型結腸癌患者,肝轉移性疾病會使腫瘤對免疫治療的反應較差。因此使用樂伐替尼+派姆單抗出現反應可能性很低。肝臟對免疫療法有很強的抗藥性。

            4.美國有無適合患者的臨床試驗?

            在美國,患者很可能只適合進行 1 期臨床試驗,患者需要考慮為了這些未證明有效的試驗而赴美是否值得。

             

            總結:目前患者需要盡快開始治療。由于之前使用伊立替康出現進展,不建議再用,也不建議再用呋喹替尼?;颊呤走x貝伐單抗+TAS-102,但由于價格因素,如果更容易獲得奧沙利鉑+卡培他濱+貝伐單抗治療,那么應該立即開始。如果治療延遲,其癥狀可能進展到難以治療的地步。如果出現腹膜疾病導致的梗阻,那就沒有治療選擇了。如果想嘗試臨床試驗,也應同時開始另一種治療。

             

            國內專家的英文和專業水平都非常高,一直跟Fakih教授直接交流,探討方案,沒用翻譯,所以節省了很多時間。

             

            目前,W女士已經在國際專家的指導下,在國內接受治療,我們期待她能夠早日康復。

             

             

            專家介紹

            Marwan G. Fakih博士

            醫院:希望之城綜合癌癥中心

            擅長:結直腸癌,胃腸癌

            職務:醫學腫瘤學與治療學研究系教授;綜合癌癥中心臨床科學副主任;Judy & Bernard Briskin 臨床研究中心醫學主任;胃腸癌項目聯合主任

             

            多次被 Castle Connolly 命名為“美國頂級醫生”之一,醫學博士 Marwan G. Fakih 是醫學腫瘤學和治療學研究系的教授,也是胃腸癌項目的聯合主管。

             

            1. 添加醫學顧問微信,掃描?二維碼

            2. 備注【癌種】入群



            患者咨詢電話:400-666-799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