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p71ll"><strike id="p71ll"><span id="p71ll"></span></strike></big>

      <pre id="p71ll"><ruby id="p71ll"><ol id="p71ll"></ol></ruby></pre>
      <pre id="p71ll"><ruby id="p71ll"><ruby id="p71ll"></ruby></ruby></pre>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strike id="p71ll"></strike></pre>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pre>

        <track id="p71ll"><ruby id="p71ll"></ruby></track>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ruby id="p71ll"></ruby></pr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肺癌基因檢測

            癌癥腫瘤檢查,有必要做基因檢測嗎,重要且需要優先檢測的肺癌基因突變靶點有哪些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1-12-07肺癌基因檢測7610

              癌癥腫瘤檢查,有必要做基因檢測嗎,重要且需要優先檢測的肺癌基因突變靶點有哪些

              “同病房的誰誰誰做了這個檢查,為什么我沒做?”

              “都是這個病的誰誰誰做了這個治療,為什么我不能做?”

              ——這樣的問題,我們聽過很多。

              治病這事兒,其實最怕患者之間的對比。

              尤其是癌癥。癌癥是一種個體性特別強的病,每個患者的病都不是特別一致。一部分患者需要做的治療和檢查,放在別人身上,很可能一點意義都沒有。

              在一場由德克薩斯Oncology-Baylor Charles A. Sammons癌癥中心的多位專家參與的靶向治療的圓桌會議當中,部分專家在討論中指出:對于一些特定情況的Ⅳ期轉移性肺癌患者,我不會將MRI作為常規檢查;也有一部分患者,存在腦轉移,但是不用放療、只用藥,也能獲得很好的療效。

              ——這是為什么呢?

              兩種觀點的碰撞

              討論會中,專家們提出了兩種不同的觀點。

              一部分專家認為,如果患者沒有明顯的癥狀(例如癲癇發作或腦出血),那么常規檢查中可以不做顱腦MRI,也不進行腦部的放療,而是使用全身治療方案中(例如靶向治療)藥物對于腦內病灶的治療作用,來控制腦部的疾病。

              這部分專家指出,無癥狀的患者,腦部病灶通常是非常小的,并且對于藥物的反應率非常高——可以高至95%、80%或者85%。對于這部分患者來說,放療造成的副作用,很可能比他們的獲益還要大。

              也有一部分患者指出,顱腦MRI是有必要的。因為對于Ⅳ期疾病、尤其是其中存在多臟器轉移的患者們來說,存在腦部轉移病灶的風險非常大。更早地將腦部病灶納入觀察與控制之下,才能有效避免更大的危險出現。

              專家同時指出,腦轉移初期的患者,無癥狀表現的概率非常高。一些亞型的肺癌患者(例如小細胞肺癌),發生無癥狀腦轉移的風險更高,幾乎可以高達80%。這部分專家表示,他建議NCCN指南以及同類指南將其作為肺癌分期診斷的一部分,及時患者沒有機會做顱腦MRI,也要完善CT作為對比。

              其實這兩種觀點并不矛盾,其核心都在于,要根據患者的疾病類型、基因檢測結果以及癥狀表現,來決定患者應該接受的診斷與治療方案。

              換句話說,如果患者有驅動基因突變,且對應靶向治療藥物的顱內病灶緩解率能夠到80%甚至90%以上;并且患者沒有任何的腦轉移相關癥狀表現,即使存在顱內轉移病灶,也不太可能是大病灶;那么冒著放射性腦損傷等風險去做放療,有很大概率是得不償失的。

              但如果患者是腦轉移風險特別高的肺癌類型(例如小細胞肺癌),并且沒有入腦活性特別強的治療方案,那么完善MRI就是非常有必要的了。

              在同一場討論會當中,所有醫生都認可了基因檢測在肺癌、尤其是非小細胞肺癌治療當中的價值。專家們表示,EGFR、ALK、ROS1、BRAF、NTRK1/2/3、MET外顯子14跳躍、RET、KRAS和PD-(L)1等靶點,為肺癌、尤其是非小細胞肺癌治療,帶來的是顛覆性的改變。

              而靶向治療方案的實施,也需要以基因檢測結果為指引。討論會中,專家們也指出,目前的二代測序(NGS)顯然是患者最佳的選擇,但是出于種種原因(難以取得合適的組織、價格、普及性等),一些患者沒有機會選擇NGS檢測。即便如此,他們也會將可能對患者的治療有價值的一組靶點整理出來,讓患者們嘗試小panal的檢測,或者基于血液的檢測。

              每個患者都要做最全的檢測嗎

              研討會的主持說,關于基因檢測,我們有一些必須討論的東西。

              在沒有NGS檢測的時候,我們會優先考慮常見的突變,如果沒有,再向罕見的突變一個一個排查。這是一種謹慎的方式,但是通常會占用患者很多的時間。

              舉個例子來說。對于非高齡、不吸煙的患者來說,EGFR、ROS1和ALK占據了接近30%的發生率。(當然,這是美國的數據。對于中國的患者來說,EGFR的占比更高,部分情況下可以高達50%。)既然有這么高的概率,而且已經上市的靶向藥物就主要集中在這幾個類型,那么很多情況受限的患者,可以優先查這幾種突變。

              哪些突變更重要呢?我們可以從結果反推,根據藥物來判斷獲益患者群體。

              01、EGFR

              EGFR抑制劑,“上帝送給中國人的禮物”,重要性自然不必說。

              相信很多關注了基因藥物匯的讀者,都看過我們之前的一篇文章,《20個腦轉移病灶5周全部消失!肺癌腦轉移=死亡通知書?選對方案,連放療都不用!

              文中所提到的一個經典案例,就是由第三代EGFR抑制劑奧希替尼所創造的?;颊咧委熐?,顱腦MRI檢查提示,她頭顱中大大小小的轉移病灶數量超過20個。但在接受了僅僅5周的奧希替尼治療之后,患者顱內的病灶,完全消失!

              除了奧希替尼,其它EGFR抑制劑治療腦轉移病灶的療效也非常出色。第一、二代EGFR抑制劑(吉非替尼、厄洛替尼、阿法替尼等),治療顱內病灶的緩解率在60%~70%;第三代EGFR抑制劑(奧希替尼、阿美替尼、伏美替尼等),治療第一二代藥物耐藥的患者,顱內病灶緩解率仍然高達60%~70%,控制率更是接近100%。

              這說明,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比如患者可能很難耐受放療,或顱內轉移病灶數量過多等),可以考慮先使用藥物治療。如果患者對于藥物的響應良好,很可能靶向藥物的治療能夠為腦部放療提供條件,甚至,部分患者有希望直接憑借藥物治療完全消除病灶。

              02、ROS1/ALK

              ROS1和ALK,非小細胞肺癌的兩大“鉆石突變”,對于整個治療過程的價值更加明顯。

              許多驅動基因突變導致的肺癌,都是腦轉移風險比較高的類型。因EGFR突變導致的非小細胞肺癌,發生腦轉移的風險高達44%~63%;ROS1或者ALK突變的患者也有約30%~40%的風險。47%的ROS1陽性患者,以及33%的ALK陽性患者,首個、也是唯一一個發生進展的部位,就是腦。

              在《三分之一的患者體內,狡猾的癌細胞都在往大腦里“鉆”!該怎么治療?》這篇文章當中,我們列出了幾個使用克唑替尼單藥治療,但逐漸發生為腦轉移的患者。整體來說,這部分患者接受克唑替尼治療,除了顱腦病灶以外的其它靶病灶控制都相當不錯。但不論是初始存在腦轉移的患者還是不存在腦轉移的患者,最終癌細胞都會逐漸地向顱腦侵襲——這是一個克唑替尼“夠不到”的地方,是這種方案的“致命弱點”,于是癌細胞非常“狡猾”地躲向了這里。

              第三代藥物勞拉替尼彌補了這一治療上的“短板”。同時,另一款與克唑替尼同為第一代ROS1/ALK抑制劑的藥物,我們熟知的ROS1/NTRK抑制劑恩曲替尼,也為腦轉移患者的一線治療,提供了有價值的解決方案。

              臨床試驗當中,克唑替尼的顱內病灶緩解率大概是百分之十幾,恩曲替尼的緩解率卻高達79.2%!同時,腦轉移患者的緩解持續時間也非常穩定,55%的患者緩解持續超過12個月。

              03、MET外顯子14跳躍突變

              MET外顯子14跳躍突變,簡稱MET ex14跳躍,患者發生腦轉移的風險同樣不低,大約在20%~40%,基本接近非小細胞肺癌腦轉移的平均概率。

              這是一個近幾年熱度正高的突變類型。一方面是因為幾款近期上市的新藥,讓這類突變正式成為治療性的靶標;另一方面則是龐大的患者需求。

              除了作為原發性致癌突變以外,MET突變還可能是EGFR、ROS1等多種靶向藥物的耐藥突變。

              超過20%的EGFR突變型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因繼發的MET異常而產生了耐藥。一些研究顯示,存在MET 14外顯子跳躍突變的細胞,對于奧希替尼的敏感性降低了大約20倍,反饋于治療當中,療效自然顯著降低,甚至導致耐藥。

              那么,MET突變的患者,如果發生了腦轉移,接受靶向治療的效果如何呢?

              在特泊替尼(Tepotinib)的Ⅱ期VISION研究中顯示,腦轉移患者的顱內病灶緩解率為71.4%,雖然樣本量稍微小了一點,但是當前的數據非常理想!

              04、RET

              RET同樣是近幾年熱門的靶點之一,幾款經典RET抑制劑對于腦轉移病灶的治療效果都比較理想。

              其中,塞爾帕替尼(Selpercatinib,LOXO-292)治療的顱內病灶緩解率高達91%,普雷西替尼(Pralsetinib,BLU-667)的顱內病灶緩解率也有56%。

              05、KRAS

              關于KRAS突變,大家可以看我們以前的文章《從“不可成藥”到“多方圍剿”,對抗KRAS突變的那些事兒》。

              在KRAS G12C突變的腦轉移患者中,Sotorasib(AMG-510)的顱內病灶緩解率為25%。

              關于腦轉移,這場討論會上專家們還迸發了很多的觀點。最后,我們為大家提煉了三條要點,希望能夠幫助正在接受治療、或即將接受治療的癌癥患者們:

             ?、倜慨敳∏榘l生變化時,及時通過基因檢測,準確把握當前的疾病特點,從而精準選擇治療方案;

             ?、谶x對治療方案,并根據患者疾病的變化及時調整方案,更有針對性地抗癌;

             ?、鄯e極參與臨床試驗也是患者最終獲益的根源之一。當現有的、已經獲批上市的藥物難以滿足患者治療需求的時候,臨床試驗將成為扭轉困境的最有力幫手。希望咨詢臨床試驗的患者,可以聯系臨床新藥招募中心,上述靶點都有正在招募患者的臨床試驗項目。

            1. 添加醫學顧問微信,掃描?二維碼

            2. 備注【癌種】入群



            患者咨詢電話:400-666-799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