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p71ll"><strike id="p71ll"><span id="p71ll"></span></strike></big>

      <pre id="p71ll"><ruby id="p71ll"><ol id="p71ll"></ol></ruby></pre>
      <pre id="p71ll"><ruby id="p71ll"><ruby id="p71ll"></ruby></ruby></pre>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strike id="p71ll"></strike></pre>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pre>

        <track id="p71ll"><ruby id="p71ll"></ruby></track>

          <noframes id="p71ll"><pre id="p71ll"><ruby id="p71ll"></ruby></pr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胃癌靶向治療

            胃癌FGFR基因突變靶向藥,曾經只能化療的胃癌FGFR突變,如今FGFR抑制劑正成為胃癌患者的新選擇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2-05-25胃癌靶向治療7546

              胃癌FGFR基因突變靶向藥,曾經只能化療的胃癌FGFR突變,如今FGFR抑制劑正成為胃癌患者的新選擇

              胃癌是全球第5高發的惡性腫瘤,死亡率高居第4位,在中國尤其普遍。根據流行病學調查,2020年,全球范圍內有超過141萬人新患胃癌,接近77萬人死于胃癌。

              而我國是胃癌最高發的國家,新發患者數量占到世界的約45%。因此,我們對于一種新的、療效更出色的胃癌治療方案的需求,遠超過其它國家。

              其實早期胃癌的預后一般較好,患者仍能獲得比較理想的生活質量;但對于晚期患者,即使及時采取了綜合治療,5年生存率也僅有約10%~30%。且晚期胃癌極易發生轉移,或造成腹水、嚴重消瘦、嘔血等癥狀表現,患者的生活質量很差,經歷嚴重的痛苦。

              對于這部分患者來說,每一款新問世的藥物,都可能成為延長生存期、改善生活質量的關鍵。這一次,基因藥物匯將帶大家一起了解一個在胃癌的治療中逐漸占據重要地位的靶點,FGFR。在這一靶點的靶向藥物FGFR抑制劑問世之前,醫生們曾經嘗試過各種可能有效的方案與藥物組合。首先,讓我們一起來看一位患者的案例。

              復發患者,緩解17個月

              一位55歲的男性患者,因厭食和黃疸就診。上消化道鏡檢顯示胃和十二指腸潰瘍伴胃梗阻,組織活檢結果提示胃腺癌。診斷性腹腔鏡檢查顯示網膜和腹膜沉積物,病理檢測證實為轉移病灶。

              經免疫組化評估,患者HER2陰性,因此接受了多西紫杉醇+順鉑+5-氟尿嘧啶新輔助化療,以及新輔助放療。新輔助放化療后,患者接受了根治性遠端胃切除術,并進行了Roux-En-Y重建。術后患者接受了輔助放療以及口服Tab卡培他濱治療。

              6個月后的隨訪,PET-CT檢查結果顯示患者橫結腸和腹膜有沉積物,且有腹水,疾病再次進展。

              患者接受了活檢,取得腫瘤組織進行了二代測序,發現了FGFR3擴增以及NOTCH3(p.G2218G)、ATM(c.1236-2A>T;內含子)和 GNAS(p.R201C)突變。組織體外培養分析表明對吉西他濱、培美曲塞、多柔比星、托泊替康和表柔比星敏感。由于患者HER2仍為陰性,因此考慮Tab帕唑替尼+吉西他濱+培美曲塞方案治療。

              患者對這一方案的耐受性良好,療效比較理想,癥狀減輕、健康狀況改善。遺憾的是,患者最后在2020年3月,即治療1年零5個月后,因新冠病毒感染去世。

              FGFR抑制劑治療胃腺癌的效果

              FGFR:消化系統腫瘤新興靶點,值得重視

              FGFR這一靶點在膽管癌及尿路上皮癌等癌癥的治療當中的重要性已經得到了廣泛認可,而隨后的進一步研究也證實,FGFR這一靶點在包括胃癌在內的多類癌癥的治療中同樣具有潛力。

              如今,隨著FGFR抑制劑研究的發展,越來越多針對這一靶點的靶向治療藥物已經走入臨床,成為患者的新選擇。

              1、Bemarituzumab:無進展生存9.5個月

              2021年4月20日,FDA授予安進公司研發的Bemarituzumab突破性療法稱號,用于聯合改良的FOLFOX6方案(mFOLFOX6),一線治療FGFR2b陽性、HER2陰性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胃及胃食管交界處癌患者。

              根據2021年胃腸道腫瘤專題研討會上公開的結果,在意向性治療(ITT)的患者共155例中,Bemarituzumab+mFOLFOX6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9.5個月,1年無進展生存率52.5%;而使用安慰劑+mFOLFOX6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7.4個月,1年無進展生存率33.8%。

              在96例過度表達FGFR2b的患者中,聯合方案的中位總生存期為25.4個月,而單獨化療為11.1個月。

              Bemarituzumab治療數據

              2、亞組分析:表達水平更高,生存期更長

              亞組分析同樣支持這一結果。在FGFR2b表達水平更高,即免疫組化(IHC)2+/3+占樣本的10%以上的亞組中,Bemarituzumab+mFOLFOX6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14.1個月,1年無進展生存率57.0%,顯著超過了安慰劑+mFOLFOX6治療患者的7.3個月和26.4%。聯合治療組患者的中位總生存期尚未達到,而安慰劑組患者的中位總生存期為11.1個月。

              在FGFR2b表達水平較高,即免疫組化(IHC)2+/3+占樣本的5%以上的亞組中,Bemarituzumab+mFOLFOX6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10.2個月,1年無進展生存率56.3%,顯著超過了安慰劑+mFOLFOX6治療患者的7.3個月和28.6%。

              3、緩解率:高至47%,持續12.2個月

              在響應率及持續時間方面,Bemarituzumab+mFOLFOX6治療的整體緩解率為47%,中位緩解持續12.2個月,顯著超過了安慰劑+mFOLFOX6治療的33%和7.1個月。

              FDA在公告中稱,超過10%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胃及胃食管交界處癌患者存在FGFR2b的過表達,Bemarituzumab方案將為這部分患者提供全新的解決方案。

              目前,FGFR抑制劑治療胃癌是重要的研究方向之一。許多同靶點藥物正在進行臨床試驗,招募胃癌患者。希望嘗試新項目的患者,可以聯系基因藥物匯了解詳情。

              小匯有話說

              我國是胃癌大國,2020年單年新確診的患者數量接近48萬,死亡患者數量超過37萬,發病率遠遠超過許多西方國家。且我國癌癥篩查普及程度尚有欠缺,很多患者確診時已經發展到了晚期,無法接受手術治療,整體緩解率以及生存期遠遠達不到醫療水平更加發達國家的水平。

              更多的新藥,對于晚期的胃癌患者來說就意味著更多的機會,有希望帶來更長的生存期。不論是已經成為了熱點的Claudin 18.2、PD-1/PD-L1,還是展現出了一些潛力的FGFR與MET等,我們相信,隨著研究的深入,未來一定會有更多的治療性靶點得到重視,為胃癌患者的治療打開一個全新的局面。

              為了幫助大家更好地熟悉抗癌藥物、治療癌癥,基因藥物匯為大家整理了正在免費招募胃癌患者的新藥臨床試驗項目,為大家提供申請新藥試驗的途徑。藥物種類很多,大家可以先行咨詢基因藥物匯,在醫學部老師的指導下提交病歷資料,接受入組臨床試驗的初步篩選。

            1. 添加醫學顧問微信,掃描?二維碼

            2. 備注【癌種】入群



            患者咨詢電話:400-666-799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